王小波说被剥夺了思维的乐趣是坠坏的事,于是看动画这件这个星球上最有趣的事无论如何是值得一试的。

最有趣并不是浪得虚名,我也并没有故意做空看动画这件事的意思,完全没有这个意思。你可以不承认,但最好不要反驳。有趣的事不尽相同,但日光之下并无鲜事,我爸年轻时有趣的事就是看金庸的武侠小说,王小波则是觉得有书可看就是最幸福最有趣的,但万万不能是小红书,“被禁锢的有趣”不如让他去死。

同样有趣的是,事情并没有出乎意料的改变,我们觉得有趣的事仍然具有相同的本质。现在我以看动画为乐。个中有趣的地方自然是不看的人无法体会的,甚至会产生歧义,比如我爸就是,“那么大了还看动画片?”这是我最近接收到的一句抱怨,我不以为然。

任何事物都可以有完全对立的说法,“返璞归真”相应的可以得到“幼稚”、“百无聊赖”的回应,你很难给你对立面的人解释一些显而易见却又仁者见仁的事。

但天下第一有趣是万万不可反驳的。

就像做人自然是相当有趣的,但有人也会觉得做只猫做只狗也挺有意思,这样的话我是自然不会和他们争辩些什么的,毕竟不久后就会产生生殖隔离的两个物种没必要进行感情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