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很久以前的事情,比如我在干什么、我在想什么,我的记忆都很模糊,这是滥用男性特殊能力的必然结果。

不过九年前的那一天很特殊,当时我还是个初中二年级的学生,也就是处于字面意义上的「中二」阶段。那时的我似乎处于人生中如日中天的时期,学习上常年是年级前四,而在学校的某次活动上竟然有女生向我表白,这是现在的我万万不敢想的,她完全不了解我,只知道我成绩好就来表示自己的心意。而那天的我也很奇怪,中午吃过午饭我便一个人跑到了顶楼走廊上,倚着栏杆望向远方,能感受到的只有骄阳投射到我身上的温暖。之后便得出了我喜欢夏天这个结论,毕竟这可以让我享受到一个人如此惬意的时光,那个时候的我是一个拥有得不多但却十分知足的自诩「人生赢家」。

可是人类无论多么奇怪的行为都一定是有原因的啊,我也不例外。顺着记忆我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 从楼顶下来我回到教室开始午睡了,走向我的座位前我势必要经过她的座位。原来是这样啊,原来青春期的我已经开始这种单恋了,在她面前经过,被注意到一下就能高兴一整天。

那个时候的我最喜欢的就是考试,因为这是唯一一种不能正确评判学生价值的方式,我靠着它取得了一些骄人的成绩,我那时喜欢看那些被判定为「没有价值」的同学的表情。而下午一开始便是生物课,正好也是月考,我知道又该涨潮了。之后的考试进行得很顺利,我飞速地挥动着笔想早早结束然后悠闲地在座位上观察别人答题的样子。我想玩点新鲜的,于是尝试将板凳立起来只靠后面两条板凳腿支撑这样坐着,随即产生了类似噗通抑或咔哒的动静,甚至隐约感到了从墙壁中传来的振动。「一定是附近工地在修房子,哗啦哗啦地将一片平房推倒的那种」,这样的事我在我家附近经常见到,产生这样的联想感觉没有毛病。可是不给我更多的思考时间,连课桌、给我们辛勤服务的吊扇、我踢球打碎过的玻璃、以及那个一脸生无可恋的生物老师都跳了起来!

「快跑!朱JJ!」

这是生物老师发出的略带回音的喊声,她是在呼唤她那一米八的儿子,似乎就坐在我附近。而我不知是哪里的脑筋接到了脚上,抓起试卷就往外跑!跑到门口的时候我已经感觉不到教室里乱动的东西了,因为整栋楼都抖了起来,如果不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事,只是作为用于娱乐的灾难片的话我会给出好评并撰写影评 ——「真实地让我感觉想吐」,然后推荐给其他人观看。可惜不是这样的,我第一次看到快被挤垮的楼道的样子,跑到楼下我回头看了看顶楼,很难相信我几个小时前还在那里歌颂人生,而现在我连妹子都没来得及看就匆匆穿行于人海。

到了操场后,感觉到应该安全了我便掏出试卷向周围的同学炫耀我的精神,同时也顺利地掩饰了慌不择路的尴尬。操场上得有七百来号人,大概是为数不多全校师生共聚一堂的机会,初三的小哥哥小姐姐们因为某些原因不会浪费时间到操场这个强健体魄的地方来。之后通过口口相传,我得知了学校要求我们在操场上边休息边等自己的家长来接回家。

而当时我没有手机,天知道我该怎么联系家长。

当时的我没有手机,当然更没有电脑,我甚至没有 QQ 号。我知道地震了,可是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知道,我想应该不只是我的学校地震了,这我还是知道的。我很累,把七百人等到四百人的时候我想起了我有个打发时间的秘诀忘了用,于是便邀了一个死党跑着前去小便,在经过她身旁的时候做了个踩单车的动作想引起一些注意,可是效果我就不得而知了。

在重复了几次类似的行为后我似乎更累了,开始在内心痛骂这些老师,不该做什么狗屁的规定要等到家长来接才能走,我也开始后悔自己的行为,大概之前的行为会被她当做神经病。之后感觉天上的火烧云都要烧到地上了班主任才说「走吧同学们,已经晚了自己回家小心哦」,谢天谢地,而且也得知了复课时间等具体通知的好消息。

我那个时候喜欢观察身边的一切,总觉得那天的天气挺不对劲,用我的话说就是天上是红色的却阴沉得厉害,还有一股妖风,走在回家的路上感觉大家都异常亢奋,我也不例外,一路小跑想回家看看电视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家其实也就是我爸妈开的店,我和爸妈一起住在店里,一到家我看到他们将一些东西拖了出来摆到大街上,似乎是在预防些什么,之后吸引到我的就是一件方便面和一箱矿泉水,我从没在家里看到过以「件」出现的这两样东西,我很开心。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接下来的一周要以方便面度日而且发生了更恐怖的事情。